首页 > 社会舆情

“文明养犬”取得效果为啥比不上“禁放鞭炮”

刘庆功

201911日,《聊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条例》和《聊城市人民政府关于市驻地城区文明养犬的通告》同时实施,但这两者的执行效果却有不小的差距。“禁鞭令”立竿见影,实施后正逢一年内燃放烟花爆竹最集中的时段——春节的来临,但无论是小年、大年,还是元宵节,都没有出现违法燃放烟花爆竹的现象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再看文明养犬,在通告实施后,却并未让人觉得有多大的改观,直到现在,在公共场所带狗不拴绳,不避让行人,在楼道、电梯及其他拥挤场合不怀抱犬只或者不为犬只佩戴嘴套,不清除犬粪等这种违反通告的现象仍是普遍存在。

那么, “禁放鞭炮”与“文明养犬”所取得的如此不同效果,其根源究竟在哪儿呢,这是很值得比较并引起思考的一件事。

笔者认为,首先在监管上,存在着监管的力度和难度的不同。在监管力度上,“禁鞭令”实施后,执法部门就接连处罚了十余起违反规定的行为,并且这种处罚的实施也都通过各类媒体进行了宣传,基本做到了家喻户晓、尽人皆知,起到了威慑作用。而在对违规养犬的处罚上,就显得很“失声”,没有让违反规定的养犬者真正感觉到有什么规矩和约束存在。

不能不说,监管的力度与难度两者之间是存在联系的。烟花爆竹的燃放比起养犬来,是要显性得多。有声响有光亮,并且燃放的时间地点也有大体的规律,容易被发现被监管。而养犬就不同了,楼梯上、走廊里、小区、人行道、开放的景区,广场……有随时随地的自由,也有无时无刻的方便,监管起来就难的多了。

那么,现在比比皆是的不遵守规定的养犬行为,就能够全部归咎于监管难吗?当然不能。其实,就像笔者经常会遇到养犬不文明的行为一样,作为执法人员,我相信也不会遇不到吧。那为什么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听到过养犬违规者被处罚的案例呢?

其次,燃放烟花爆竹与养犬是不可类比的两种行为,这两种行为的实施者也有着不可类比的心态,这也会导致两种行为实施者对待规定有不同的态度,于是执行起来也会有不同的效果。春节期间,笔者与一位做生意的熟人闲聊,提起禁鞭令来,他说,今年至少省几百块钱。也就是说,只要大家都不燃放,自己不燃放就没什么大不了,并不是必须要实施的行为,何况还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呢?但养犬就不同,爱犬者与犬只之间的关系是不言自明的,这也就导致了很多养犬者在没有强力干预的情况下,会尽量给予自己的爱犬最大限度的自由,而这种自由很多情况下是会以别人的不自由为代价的,这就是不文明的养犬行为。

但不管上述这两种行为有着怎样不可类比的区别,遵守规定却是不应该有区别的。而对新出台的规定的遵守,显然离不开监管。规定出台了,只是说明人们的某种行为有规可依了。但至于他究竟依不依,看起来,只靠自愿自觉,是行不通的。只有有效的监管,才能让不守规矩者对规矩产生敬畏。并在这种敬畏中逐渐改变自己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,从而最终化为自觉的行动,形成文明的自觉。所以,对于文明养犬而言,在现阶段,只有提高监管水平,创新监管方式,加大监管力度,才是取得应有效果的最有效的途径。

请关注: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2017最新注册送金娱乐网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

2017最新注册送金娱乐网